奥地利成首个强制戴口罩西方国家 此前戴口罩罚款


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

今年1月29日,美国白宫成立了以副总统彭斯牵头、由22人组成的“白宫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工作组”。

就在一周前,特朗普仍然流露出些许乐观看法,甚至扬言“4月12日应重新恢复社会常态、激活美国经济”,这显然和福奇的防疫主张背道而驰。

2020年3月28日0-24时,当日青海省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

特朗普、福奇的关系走向

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

随后特朗普表示“应死220万美国人,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前者平实而后者“呛人”,但不难发现,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

自里根时代以来,他不断就联邦政府如何调整公共防疫政策献计献策。

从艾滋病、非典、猪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埃博拉,直到此次新冠,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可操作性的建议,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

这一切,终于随着3月30日、31日特朗普、福奇二人“相向而行”的相继表态,算是有了一个“阶段性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