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一监狱暴发疫情 203名囚犯受检测101人感染
来源:芝加哥一监狱暴发疫情 203名囚犯受检测101人感染发稿时间:2020-03-30 16:25:17


3月28日8:00省疾控中心实验室报告病毒核酸检测结果阳性。

此前,在和父母视频通话中,Ella也和他们交流过是否回国的犹豫和挣扎——“留下来感觉很孤独,回国又担心辗转中被交叉感染”。

当地时间3月26日,美国全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过85000例,成为世界最高。

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但是Wendy还是选择在纽约自我隔离。

因工作原因,该患者于3月22日14:00从家里出发,与2名同事(黎某、杨某)自驾一辆车返兰;20:50左右下车戴口罩到湖北襄阳钟岗服务区食用自带的泡面,上厕所,未与服务区其他人员交谈、接触;后在陕西咸阳加油,未做停留。

3月15日,学校宣布停课,校区关闭,学生开始上网课。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Ella说:“直到这时,有些慌了”。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47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097人,重症病例减少179例。

3月9日,同学们一起回到校园。谁也没料到疫情在这之后恶化的速度会如此之快:一周内,美国的确诊病例从69例增长几乎十倍。

3月27日早上,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父亲反复叮嘱女儿“安心在宿舍待着,不要担心”。然后,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

小陈决定留下来。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生命受到威胁,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