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武汉“火神山”
来源:走进武汉“火神山”发稿时间:2020-04-07 02:30:08


胡冰川也提到,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幅度在8-10%左右。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但影响不会很大。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水稻、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有限,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

魏百刚坦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近期国际粮食价格确实有所上涨,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国际上的热点问题,对此我们应该冷静理性看待。他解释道,当前世界粮食供给是充足的,2019/2020年度世界粮食(不包含大豆)供给量为34.7亿吨,总需求量为26.7亿吨,期末库存近8亿吨,库存消费比近30%,从全球供应总量来看,不存在短缺问题。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潘文博也强调,今年粮食种植意向面积是稳中略增的,目前夏粮长势较好,丰收有基础,春播进展总体顺利,粮食生产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局。“粮食多年丰收,库存较为充裕;夏粮丰收有望,春播进展顺利;口粮完全自给,国际影响有限;米面随买随有,不必囤积抢购。”

发布会传达出不少重要信号:中国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人均粮食占有量持续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小麦和稻谷这两大口粮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

粮食应急保障方面,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安全仓储与科技司司长王宏介绍,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已经初步建立起符合国情的粮食应急保障体系。从此次应对新冠疫情看,粮食应急保障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具体来讲做到了“四个有”,即保障体系有支撑、市场波动有监测、应对变化有预案、保供稳市有责任。

4月3日,重庆市江津区储备粮有限公司的成品大米仓库内,一名工作人员操作着装卸车辆装卸袋装大米。 新华社 图

“疫情发生以来,粮食和物资储备部门加强市场粮源调度,有序组织拍卖政策性粮源,有效保障了市场需求。目前为止,没有动用过中央储备粮,除了个别市县,绝大部分地区也没有动用过地方储备粮。”他说。4月5日0-24时,浙江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西班牙输入)。无新增出院病例。截至4月5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46例,累计出院14例。

上述措施是否会影响国内粮食安全?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提供了四组数据。一是粮食产量,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已连续五年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去年粮食产量是13277亿斤,创历史新高,小麦多年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

在他看来,目前传导比较显著的是食用植物油价格,主要因为我国大豆、棕榈油、菜籽油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度比较高,而且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全球食用植物油普遍进入价格上涨阶段,叠加疫情影响,国内食用植物油价格有所上涨,可以预期的是涨幅会相对有限,在可控范围内。

“巴西大豆3月向中国的出口量是增加的,目前我们国家大豆正常进口,并没有受到影响。”魏百刚解释道,巴西大豆现在在收获季节,今年产量或增至1.21亿吨左右,出口量也会随之增加。巴西大豆生产出口多数是销往中国,大豆收获后要及时出售,所以巴西从农场主到政府都在采取积极措施,努力保持出口顺畅。此外,4月下旬美国大豆进入播种期,预计大豆意向种植面积增加,落实年初中美已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自美国进口大豆今年可能有所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