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谈武汉解封:坚持应急处置与常态化防控结合


D9301次列车检票口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

4月8日早晨6点25分,天微微亮,开往湖北荆州的D9301次列车缓缓驶出汉口火车站1号站台。1小时13分钟后,该车将直达荆州火车站。

根据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为此,武汉地区武昌站、武汉站、汉口站等火车站重新开启进站通道,恢复办理旅客进站客运业务,旅客持健康码“绿码”经测量体温、身份核验后可乘车出行。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省公安机关与环鄂公安机关,武汉市公安机关与环武汉公安机关均建立了协调联络机制,强化工作对接,优化工作流程,确保出鄂车辆、人员流动顺畅。” 姚俊表示。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因犯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他对送来的钱来者不拒、一概笑纳,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他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

D9301次列车旅客排队等待检票,车站工作人员用喇叭提示旅客保持安全距离排队。在荆州工作的武汉人李先生告诉澎湃新闻,他等待“解封”这天很久了,前天得知可以买票后,立刻买了这趟首发车的车票,只为更早回荆州复工。

于文涛出生于1961年6月,是土生土长的赤峰人。1988年,于文涛从赤峰市第二中学团委书记的岗位调到了共青团赤峰市委员会学少部任青工农牧部部长。从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2002年,于文涛自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后,便拉开了利用职务便利疯狂敛财的序幕。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纵观于文涛的犯罪历程,他通过自身努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作为党的执政骨干,本应发挥“关键少数”的示范引领作用,以身作则、从严律己。但是,他却将手中的权力当成“摇钱树”。从政30年间,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于文涛案有受贿周期长、受贿对象广、涉及罪名多、犯罪数额大等特点。思想上的松懈、道德上的滑坡、作风上的堕落固然是其沦为阶下囚的主要原因,但其不良的家风也是重要诱因。良好的家风是抵御贪腐的“防火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